我的位置: 全民集運 > 要聞 > 正文

脱貧攻堅路上的“半邊天” ④ 鳳岡:返鄉創業典型李永琴




  人物名片


  李永琴,鳳岡縣綏陽鎮硯台村人。1994年至2009年,李永琴曾先後在廣東、浙江等地務工,主要從事鞋業加工工種,後返鄉創業。近年來,李永琴不僅專注於企業經營,更是以永羚鞋廠為載體,在地方發展建設和貧困羣眾就業等方面作出了卓越的貢獻。



  俗話説:“四川的太陽,雲南的風,貴州下雨當過冬”。天空飄了幾分小雨,天氣就越發的冷起來。位於大婁山南麓的鳳岡縣此時已經邁秋入冬,與往常一樣,跟隨李永琴多年的員工何才會早早就來到了位於鳳翔創業園區的永羚鞋廠上班,今年45歲的何才會,已經在這個鞋廠幹了整整8年有餘,因為過硬的技術和質樸的性情,讓她在業內贏得了很好的聲譽,曾經有老闆提着禮物主動上門挖角,皆被她一一婉言謝絕。她説,除非我不幹這一行業,不然我對不住我的姐妹。她説的這個姐妹就是——永羚鞋廠的老闆李永琴。


  回憶往事,總是令人感慨。2012年對於何才會一家來説是個坎。當時,從外面打工回來的何才會,眼見鄰居相繼蓋了新房,心裏有説不出的滋味,自從嫁進家門,自己吃了多少苦,流了多少淚,道不盡,也説不完,“咋別人就能過上好日子,偏偏輪不到我呢”?越想越不是滋味,何才會與丈夫一合計,立馬把原先簡陋的老房子,推掉了蓋新房。仔細算了算,錢怎麼來呢?除了這幾年打工的積蓄,還差一大截。家人反對,丈夫有些猶豫,何才會在一旁打氣,不行就借,只要身體健康,手腳勤快,難不成一輩子都還不上?



  親戚幫忙,朋友搭力,東拼西湊,房子總算是蓋上了。何才會為自己、也為這個家爭了一口氣,不能讓周圍的鄰居小瞧了自己,誰都有憑努力過上好日子的能力。可眼下20多萬的欠款,卻又成為日夜困擾她的難題,親戚朋友的錢都是救急,一旦需要還,必須是眼前、馬上。在生活讓人皺眉頭的時候,何才會來到了永羚鞋廠,找到了李永琴,當時的李永琴正是創業之初,在一番瞭解後,同是女人,多年的打工經歷,以及對幸福生活的追求,讓她們一見如故。



  那時候的李永琴集資300萬元新建了永羚鞋廠,貸款的壓力不亞於何才會,營銷業務裏外她一個人跑,説沒日沒夜地幹,真是一點不為過。她與工人們一起加班趕貨,扛着兩三百雙鞋套的大麻袋上下三樓,追着貨車屁股,裝運卸載是家常便飯。即便如此,當何才會提出預支工資時,李永琴從未半分遲疑。尤其是親戚朋友急需用錢,催促何才會時,面對一籌莫展的姐妹,李永琴在自己都還“吊着鍋兒打鐺鐺”的節骨眼上,提前借了萬多元給她,並寬慰何才會,慢慢還,苦日子總有熬出頭的一天。那時候,何才會也是拼了,時值永羚鞋廠漸有聲譽,市場需求量大,常常趕工期,她最是勤快,一個月能掙到5000多元工資。


  現在的何才會,兩年前就已經還完了欠款。説起眼下,她滿臉的歡喜,大女兒正讀大二,成績好,還有補貼,自己家的兩個門面一年出租在3萬元左右,真正實現了從苦日子轉甜。只要勤勞,日子總是會好的。何才會隨着永羚鞋廠搬了3個廠址,如今又搬到了現在的鳳翔社區,儼然成了廠裏的老員工,幫着審核產品,幫助員工熟悉業務,都在她職責範圍內。


  説到搬遷,今年42歲的李永琴,有説不完的話。


  2018年6月,李永琴瞭解到鳳翔社區是鳳岡縣易地扶貧搬遷縣城安置點,安置居民多達6000多人。從農村走出來的李永琴深有體會,雖説是小縣城,但站得住腳、立得起生活才是硬道理,縣城不比農村,一根葱一個蒜皆要錢,來的這些人怎麼討生活呢?她打心裏為這些老鄉着急,可她轉念一想,既然要招工人,為何不到那裏去招呢?李永琴看到了機會,同時,為了永羚鞋廠長遠發展考慮,也為支持響應國家易地扶貧搬遷好政策,她毅然決定將位於體育場社區的永羚鞋業加工廠搬遷至鳳翔社區,租賃了鳳翔社區廠房1700平方米,用於廠房建設,上門動員,積極吸納了60多名貧困羣眾到廠裏務工。



  書上好寫,可現實往往是殘酷的。工人招進來了,培訓卻成了問題,搬遷過來的居民,大多年齡大,文化低,手腳不靈活,甚至有人幹了一兩天,嫌棄做工繁瑣,乾脆不幹了。瞭解到這些情況後,為了便於社區裏的貧困羣眾就近務工,李永琴可是絞盡腦汁。她親自示範製作,手把手教,耐心開導,有時一個納鞋底的細節,她要教幾天。年紀大的老人、要照顧小孩的婦女,早上來領部件,晚上下班前交貨。碰上行動不便的殘疾人,李永琴還負責將鞋套背上門,做成成品後,再安排人取貨。最多的一天,小區裏小區外,她背了40家,回到家躺在沙發上,累得一句話都不想説。功夫不負有心人,李永琴用心經營,收穫不斷。如今,她的永羚鞋廠年生產量可達30萬雙,遠銷至廣東、浙江、江蘇、四川、江西、湖南和重慶等地,鞋廠從最初的只生產一種棉鞋,發展到了生產10多種不同類型的棉鞋,經過多年的生產經營,高質量的產品,良好的信譽,優質的服務,為她贏得了廣泛的銷售渠道。付出就有回報,員工們的收入高的每月可達4500元,平均工資也在2000元左右。


  生產規模起來了,效益見長了,接下來該怎麼辦呢?李永琴不斷思考,十幾歲出門打工,在外面漂泊了多年的李永琴知道打工的難處和苦楚,曾經的打工妹,如今永羚鞋廠的老闆李永琴上門找到了社區幹部,為了進一步關心員工,也為了搬遷羣眾建立訴求反饋和福利保障機制,暢通員工和企業的溝通渠道,她決定在自己的工廠裏率先成立鞋業工會委員會,她的想法,得到了多方的大力支持,也在她的影響下,隨後,附近的多家企業也相繼成立了工會委員會,讓企業真正成了員工的家。



  如今,永羚鞋業已有90多名工人,其中“特殊”員工17人,他們都是從大山深處搬遷來的殘疾人,在剛進加工廠的時候,技術的不熟悉和身體的缺陷,尤其是家人的不支持,導致他們進入角色很慢,心理上也存在一些無法融入集體的障礙,工作上較其他人來説滯後一些。桃就是其中一位,桃是啞巴女工,在進入永羚鞋廠前,一直不受丈夫待見。在進入永羚鞋廠後,這樣的情況時有發生,李永琴性子起來,眼裏揉不得半粒沙子,讓人把桃的丈夫找來,狠狠地批評了一頓。完了,看着流淚滿面的桃,李永琴心軟了,勸誡道:“我們女人得靠自己才行,你自己找錢自己花,不求人,沒人能為難你。”一直沒人告訴自己的道理,桃彷彿懂了什麼,遂點了點頭。


  在這樣的情況下,李永琴主動走近她,關心她的生活,親自進行技術教授,從心理上鼓勵她,事無鉅細的進行幫助,最終,桃的技術由生疏變成了技術嫺熟,每月領着工資回家,家庭也變得和諧,從農村搬出來,如今彷彿換了一個人似的,由心理孤僻變成了活潑開朗,更好地融入了當下的生活。



  要説永羚鞋廠的殘疾人,今年45歲的周飛不得不提,因為一次不慎的摔倒,令他腦溢血,造成了半身不遂,唯一能動的只有左手,妻子與他離婚,帶着孩子改了嫁,如今靠着政府的補助過日子。採訪結束後,我問李永琴,你為什麼要幫助他們這樣的人,李永琴説,做人也好,做企業也好,將心換心,才是根本。就這樣,李永琴找到了整日不出門的周飛,讓他到永羚鞋廠上班,周飛猶豫,李永琴勸告他,男兒八漢要自食其力,“你看看電視上,那些殘疾人身殘志堅,參加鐵人三項比賽,還拿冠軍,哪一個也不比你受的苦少,你得往陽光的一面看。”頓了頓,一向沉默寡言的周飛點了點頭,答應第二天來上班。可到了第二天,望着窗外的雨,李永琴卻遲遲沒有看見周飛的身影,她心裏犯愁,中午飯也沒吃好,心想:我這是動員工作做得不好,還是周飛又發生了啥子變故。焦慮不安半天,直到下午,才看見顫顫巍巍的周飛出現在工廠的大門口,李永琴才舒了一口氣。從此以後,李永琴更加註意了,下雨天路滑,周飛走路不方便。


  見到周飛那天,他正提着一袋子蔬菜,打算回家弄飯。他笑盈盈地告訴我,這是老闆李永琴給他付的錢。不僅如此,他腳上的鞋襪皆是李永琴送的。周飛指着自己的腦袋説,他的記憶力不好,想什麼事都要好半天。他囁嚅着嘴説,他能左手做鞋套,也是李永琴教的,他比劃着並不麻利的左手告訴我,是李永琴手把手、不厭其煩地教他的。廠裏的工友打趣他,説現在他自己掙錢,比靠吃低保活得更有臉面了。



  舉目四下,工廠的成品擺了一排排,接單和發貨人來人往,十分忙碌。工人們埋頭製鞋,不時交談,坐在角落裏的老人叫張順風,今年84歲了,是廠裏歲數最大的老人,滿頭銀髮,她有一位身患疾病的兒子蔣文,也在廠裏,蔣文每天能上鞋套30雙左右。他們母子一起,告別了在家種地的日子,每天按時上下班,多勞多得。


  正參觀着,李永琴的電話響了,原來,她今年10月份在社區裏租下800個平方米的廠房,購置設備,成立了貴州省永羚襪業有限公司,可為社會提供50餘人的工作崗位,現已經招收了20多人,隨着影響的擴大,前來應聘的人絡繹不絕。在電話裏,對方稱自己打工回來,擁有多年的鞋業製作經驗,要求面試。掛了電話,李永琴告訴説,其實,她最初的目的是解決社區的羣眾就近就業,隨着規模的擴大,招收的人越來越多,範圍也越來越寬廣。


  路漫漫吾將上下而求索。在鳳翔社區辦廠以來,李永琴的榮譽牆上掛滿了金燦燦的獎牌。“全市脱貧攻堅奉獻獎”“2018年度農民工創業先進典型”“十佳返鄉創業農民工”。她的永羚鞋業先後被貴州省人社局授予“貴州省就業扶貧車間”稱號、遵義市人社局授予“遵義市就業扶貧示範點”、2019年被評為“遵義市勞動模範”稱號等殊榮。


  採訪結束,我問李永琴,想説點什麼,她説,最好別寫我,我這點事,真的不值得寫。她的質樸,讓我感動。



  冉小江,貴州省作家協會會員,魯迅文學院少數民族班第二期學員。出版詩集《當春天再次來臨》。


  欄目策劃/李纓

  文/冉小江

  部分圖片/受訪者提供

  視頻剪輯/貴州日報天眼新聞記者 趙相康

  刊頭設計/貴州日報天眼新聞記者 趙怡

  文字編輯/向秋樾

  視覺編輯/趙相康

編輯/胥芬芳

  編審/韋一茜